深圳搬家公司收費聯盟

說好的合約未婚妻,可是卻假戲真做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第0001章 孽子歸來

十年的軍旅生涯,每天在血與火中承受著生命的絢染,在這個和平的時期,除了自己的戰友和長官,還有誰能想到他是這么的生活著。

晚八點——

咣當咣當的普快終于到達了煙海火車站,城市的燈火拉回了他沉迷在現實中的幻境。

習慣化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向對面聊了一晚上、煙海醫科大的小妹拋去一個無比誘惑的微笑:

“紙妹,到站了,要哥哥送你回學校嗎?”

妹子挺拔的鼻梁晶瑩剔透,好看的眉毛擰了擰,臉上現出一抹早已見慣了的神情,伸手輕抹秀發:

“嘿嘿,發揮你最后的作用,陪聊大哥哥,幫我把行李架上的拉桿箱拿下來好嗎?

另外謝謝你的好意,我男朋友就在出站口等著我呢,送我就不必了吧,相逢愉快,有緣再見!”

......

呃!敢情一晚上自己就是一個陪聊而已!

不過這妹子真不錯,忒水靈!

回味著,走出火車站,眼前已是十年后的繁華,舊車站已不見了先前的模樣。

城市在變,人在變,世界何嘗也不是整天都在變幻著!

眼前的繁華與漆黑的天空形成強烈的對照,徐右兵忍不住習慣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空落落的

丫的,都成神經病了。

自己已經復員了,又不是出去執行什么任務,怎么還會帶著家伙!

心愛的家伙不在身上,心中總是覺得凄然然的,還好,靴子里自己從不離身的鐵血突刺M9軍匕還在。

傻愣愣的笑了笑,側面一個匆匆的女聲傳來:

“嗨!大哥哥,還不走,難道等女朋友。我可先走了,再見!”

“啊,韓小藝,再見,要好好學習!”

“棒槌,你還真把自己當我哥哥了,姐現在實習,輪科轉,已經不需要再去學校了,棒槌哥哥拜拜!”

女孩回頭一笑,青春靚麗的身姿被高高的路燈把身影拉的悠長而又悠遠。那明明就是再次路過而隨意的一個招呼,卻讓他此刻零落而又焦急的心顯得愈加彷徨。

咦,她不是有男朋友來接嗎?

呵,棒槌,直接說我四肢發達沒頭腦不就得了!

甩了甩頭,直接忽略了被稱為棒槌的尷尬,徐右兵拎起自己的背包,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十年了,自從自己十六歲那年離開了家,已經整整十年沒有回來了。

徐右兵感嘆著!

十年來竟使他無一次可以輕易做出回家探親的決定。

心中百感交集,家里還好嗎?

......

還好,不需要打車,家就在車站前面不遠的老巷。

記憶中的家園總是那么的熱鬧,喧鬧的小巷,由于離火車站較近,那里總是充斥著一種特別的味道。

可現在看來,在這新建的火車站旁邊,這到處堆放著雜亂不堪的老巷,就顯得有些很不協調了。

“大哥,住店吧,里面有熱水熱毛巾,還有暖床的。大哥,進來歇歇腳吧,包你一爽到底,從頭到腳都輕飄飄......

(壓低聲音)我跟你說,我們這里可是有剛從東莞回來的妹子!”

“住你妹,離我遠點!”

徐右兵焦急的避開了一名拉客女的糾纏,甩開大步就向小巷的深處走去。背后傳來一連串極為不屑的譏諷:

“裝什么裝,渾身上下一看就沒有幾個錢,穿著一身迷彩服,膀大腰圓胳膊粗,一看就是個搬磚的貨!

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不成,也忒不自量力了!模樣看起來倒是干凈,其實要我看啊,連搬磚的都不如!

中看不中用的貨!”

......

“媽,我回來了,媽?”

依舊是那個九十年代閥門廠分的老樓,依舊是自己兒時的那個老家。

簡簡單單的防盜門,就是那種鐵欄桿式的焊接鐵門。見到這門,徐右兵不禁搖了搖頭。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恐怕只需單手,就能強力拉開這個看是非常結實的老門。

伸手試了一下,‘吱呀’一聲,門竟然開了。再擰里面的木門,竟然沒鎖。

“媽,你也太大意了,這都幾點了,怎么還不上鎖啊!”

快步走進屋內,一把卸下背包,徐右兵眼睛直接直了!

“媽,媽你怎么了媽,媽,媽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媽,媽!你快醒醒啊!”

心痛的呼喚,徐右兵一把抱起了倒在墻角的母親,小心的將母親扶到旁邊的破舊沙發上坐好。

這一聲聲的呼喚,終于是將昏死中的母親給叫醒了。

“你們放開我,天殺的,說什么我也不搬。我們可就這一個家呀,你們讓我們搬了家我們以后住哪?

老徐,我們家老徐呢,你把我們家老徐帶到哪里去了。你把我們家老徐怎么樣了,你們可不能打人啊!

我,我和你們拼了,就是死,我也不能搬家。

我要等我的兵兒回來,這要是搬了家,兵兒回來可就找不到家了啊!

嗚嗚嗚,老徐,老徐,老徐啊......”

“媽,是我啊媽,媽,你這是怎么了,我爸呢?咱們為什么要搬家,搬家干什么?媽,你看看我,我是右兵啊媽!”

頭發花白的母親,身上依舊穿著在外擺攤時的一件早已洗的發白的文化衫,也不知道是哪家商場發下來的廣告裝,上面酬賓大促銷的字跡已經變得模糊。

猛地睜開眼,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茁壯,威猛,一身虎氣!

臉已經長開了,一米八幾的大個,膀子也圓了,腰也粗了,這就是和自己的丈夫年輕時一個摸子里刻出來的!

她非常不相信的搖了搖自己的頭,努力的定了定神,直到再一次媽聲傳入耳中,她這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顫微微的伸出了自己的雙手,輕輕地撫摸著兒子的臉。

“兵兒,是兵兒,我的兒子,真的是你,你終于是回來了!我的兒啊!”

右兵一把將媽媽擁入懷中,聲音澀澀的:

“媽,是我,我是右兵,我回來了,復員了!

媽,我給您看,您看,這是我的退伍證書,還有錢,媽!我的退伍費很高,媽,你看,這是銀行卡,我的退伍費就在這卡里面!”

錚錚鐵漢,在這一刻淚流滿面。錚錚鐵骨,竟然在此刻,傷心的大哭......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誰又沒有傷心處!

苦苦的掙扎,苦苦抗爭的母親終于是看到了希望,終于是相信了眼前的現實。但是片刻的激動過后,參半的白發又突兀的凄澪。

她緊緊地抱著兒子不撒手,兒子一去就是十年,說是特別應征入伍。可別人的孩子年年都能回家探親。

自己的兒子,卻是一去再也杳無音信,兒走的時候才十六啊!

“我打死你這個沒良心的孽子!這些年你都去哪了啊?我的兵兒啊,媽媽想你想的好苦啊!

鄰居說什么的都有,你知道媽這些年是怎么活過來的嗎?還有你爸,對了你爸,老徐!

老徐呢?老徐,兒子回來了,快,兒子回來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一個愣頭小伙子兜頭拉開門就沖了進來:

“徐嬸,不好了,我徐叔被那幫人打傷了,在前街,滿頭都是血,還不讓送醫院。徐嬸,怎么辦啊徐嬸,快去看看吧,人快不行了!”

第0002章 老爸被打

“狗子,你說什么?我爸被人打了?你快帶我去看看!”

徐右兵一把抓住了來人的前襟,就往外面拖。這家伙這才看清自己面前多出了個男的。

“你是兵?哥...兵哥?真是...你?臥槽!快,兵哥,快跟我走,這幫狗娘養的,真是比土匪強盜還要流氓。

你是不知道,去年我們這一塊就吆喝著要拆遷,說是為了響應建設什么海岸新城。首先改造的就是火車站廣場這一帶。

按說這拆遷也是個好事,大家伙誰都知道城市建的好我們自己臉上也有面子。

可你拆遷也不能這么個拆遷法不是,給我們一平米抵一平米不說,還他媽給的是小高層。

這每家每戶以后搬進去,除卻公攤面積以外那還能剩下幾平米可以住?

本來我們這里就是廠宿舍,各家各戶房子原本就擠吧不夠住的,基本上還都是兩代住一塊,這要是真被他們這么一弄,還讓不讓人活了!”

“那我爸是怎么回事,我爸傷得厲害嗎?誰打的,開發商?難道市里不管?”

小伙個子不小,人長的很精干,不過即使是個大個頭,但是被徐右兵拖著,還幾乎是一溜小跑。

“哎呀!我說兵哥,你能不能先松手。你這力氣咋這么大,拖死我了。

市里,市里管個毛,項目都承包出去了。建設海岸新城聽說是大風向,這是我們省里乃至上面的意思。

領導巴不得早點拆了,我跟你說。對了,你是今天才回來的吧,坐火車回來的吧。

告訴你兵子,現在我們市火車站那在我們全省來說都是數一數二的。我們原市委書記肖長河就因為這一了不得的政績已經調省里高升了。

產房傳喜訊,人家副省了啊!

現在市長楊進聽說正在省里活動,準備接肖長河空出來的書記大位,哪還有時間管我們這幾百人的死活。

我說你當兵都當傻了吧,我們這一片要是全拆除了,那將來的規劃就是一片繁華的商業區,聽說能與香港的維多利亞灣相媲美。

這里面的利益道道多得多了,跟你說了你也弄不明白!好了好了,我們快走,回頭再跟你說這些!”

“與維多利亞灣相媲美,操行,就我們煙海市?”徐右兵不解的看了一眼狗子,繼續問道:“你哪來的這些小道消息?”

后面追著趕出來的徐母,焦急的向前追著二人,一邊狠狠地瞅了一眼狗子、一邊無比謹慎的說到:

“狗子,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爸把你弄工商局去開車容易嗎,你要管住你自己這個嘴!

哎,你們這些孩子啊,真是讓老人不省心。這些話哪是我們尋常老百姓們能胡亂評說的!

你們不要被那女妖精騙了,看起來她是個女的,其實心比蛇蝎還要歹毒,要不能雇些地痞流氓天天到我們這里來鬧事!

開發商,美名其曰為我們老百姓辦實事,這哪是辦實事啊,這就是要人命啊!

天殺的!

你說你叔究竟被他們打成個什么樣了,是不是傷到頭了,要不怎么能是滿頭血呢?”

徐母說著腿就軟了,但還是勉強的支持著自己向前跑。徐右兵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母親的慌亂,伸手一把拉住了母親,安慰道:

“媽,你先別慌。凡事有我呢!兒子現在大了,您教導的話我和狗子都明白。狗子這也就是和我說說,他這個性,和外人未必能有這么多話!

我們快去看我爸!”

“可別打壞了,可別打壞了,一會要是上醫院可怎么辦啊!我可真是經不住你們這么折騰了啊!”徐母一邊跑,一邊徐徐的說著。

徐右兵心中死一般的沉,爸爸被人打,再看母親那蠟黃的臉心急如焚。身為八尺的兒男,怎能咽下這口惡氣。

急趕慢趕的跑到前街,這里是火車站的最前街,其實也是煙海市的城中街。

十年前還是最繁華的商業街,煙海市的標志性街區。不過由于近年來城市的日新月異,繁華已經慢慢的向東面海岸線直線轉移。

由于城市的大規模擴建,此前的繁華已經跟不上了城市的發展,留下來的臨街門市已經適應不了了原來的行業,終究變成了此刻一大片亂搭亂建、藏污納垢的老巷。

老巷也有老巷的優勢,優勢就在于臨近火車站,臨時旅客較多。于是亂搭的出租屋小飯館以及散亂就那樣擺在路邊的小吃攤和洗頭房遍布各個角落。

墻上、地上、甚至連路基上,到處都被各種復雜而又神乎其神的野廣告所占據著。

空中一片亂麻,亂拉亂扯的電線東西交錯,簡直就如時刻架在人民頭頂上的天網,任誰也逃不脫生活這張無形大網的束縛。

雖然是晚上九點,可是這里確實比其他的地方熱鬧的多了。

剛下車到處找住處的臨時旅客,匆忙找著個地方能填飽肚子的人,以及那迎街站立,無論是春夏秋冬都是風情萬種的拉客女。

可是現在,這些人當頭就圍成了一大圈人。圈中圍著個滿頭滿臉都是血的倒地傷者。

此人——正是徐右兵的老爸徐國強。

徐母一看老頭子被打成了這個摸樣,當時就沖過去抱著自己的老伴大叫了一聲暈了過去。

街坊們圍了一大圈,說什么的都有。打人者已經離開了,正是開發商雇傭的一幫社會閑散人員。

他們從老徐家恐嚇不成,就把老徐故意拖到路口暴打一頓,以此達到殺雞儆猴的目的。

“媽,媽你醒醒啊!狗子,快叫救護車啊,你丫的還愣著干什么?”徐右兵目赤燥烈,雙拳緊緊的握起,那手中韌帶緊繃的嘎嘣聲,讓他不得不顯得語氣更加暴怒。

在鄰居的幫忙下,終于是將徐母弄醒了。徐母看著一臉焦急的兒子,再回身看看渾身是血躺在地上的老伴,直到是救護車來了,這才有了些底氣。

說什么孩子可算是回來了,回來就好,仿佛一下子就有了點底。這才終究在鄰居和醫護人員的幫扶下,一起抬起老伴上車去了醫院。

一陣忙碌,拍片化驗,主治大夫被醫院從家里匆匆接來。

“顱骨骨折,淤血壓迫腦神經,潛意識昏迷......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車撞了?”

一個戴著深度眼鏡一臉嚴肅的中年大夫一邊套著白大褂一邊走了過來,手中拿著剛剛出的片子。


舉報 | 1樓 回復
吸烟心水论坛